特派专栏 北京驻点观察:消失的采访对象

发稿时间:2018/06/20 16:20

最新更新:2018/06/20 16:38

字级: 字级缩小字级放大

中国全国人大今年3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图为中国13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央社档案照片)中国全国人大今年3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图为中国13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央社档案照片)

中央社驻北京特派员周慧盈/6月20日
中国人大修宪3个月后,好不容易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当时曾公开强烈反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专家用隐晦的说词婉拒了采访,犹疑的声音透露着不安。

这是通讯簿中又一位有号码、但应该再也无法联络的采访对象;也是一位曾经勇敢直言、但未来可能不再发声的学者专家,而且不是唯一。

中国全国人大今年3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北京当局着手修宪在中国国内引发巨大争议,许多人不顾这几年越来越紧缩的言论尺度,高声表达反对,上述专家即是其中较受瞩目的一位。

不过,没有投票权的民意反对无效,中国全国人大最后仍以99.7%的赞同票通过修宪。在领导人权力不受任期限制的同时,中国国内的声音也更趋于统一。

实际上,在此之前,经常向媒体发声的维权律师群体已面临抓的抓、关的关的命运,即使获释,也被禁止透过任何形式的传播管道发出异议。

这些通讯簿上的采访对象就这样一一被迫「消失」,可接触到的少数异见人士也受到严密监控。例如胡佳,他曾在接受电话访问时坦言:「我们现在所有的对话,每一个字都会变成白纸黑字往上呈。」

一位近年来也变得沈默的知名北京学者透露,有国安官员经常会去探望他,「讲话很客气,主要就是要我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性」。但是高度一致性的标准呢?学者说他无法清楚掌握,「不知道中央真正想什么,这是最让人无所适从的。」

北京大学一位学者去年在学校某学院对毕业生发表演讲时强调「自由是一种责任」,结果刊登在学校社群媒体帐号和大陆媒体的演讲全文,分别在24小时内被撤下。问起这位学者境况,得到的说法是「也被禁了」。

这位北大学者显然是因为没有做到「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性」而「被禁了」。这些在高压下仍「明知不能说而说」的例子能持续至何时?是否也会如同那些通讯簿上的采访对象,渐渐「消失」呢? (编辑:邱国强)1070620

延伸阅读》修宪案99%赞成 中国进入习近平时代

延伸阅读》中国作家:修宪勾起文革痛 源自元首终身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