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美猪牛议题 邓振中:无时间表

健保可能不再吃到饱 部分负担研议大修

发稿时间:2018/01/12 11:35

最新更新:2018/01/12 14:26

字级: 字级缩小字级放大

zoom in 健保署去年起研议修法,拟将施行23年的「定额制」改为「定率制」,医疗费用越高、负担越重。(中央社档案照片)健保署去年起研议修法,拟将施行23年的「定额制」改为「定率制」,医疗费用越高、负担越重。(中央社档案照片)

(中央社记者张茗喧台北12日电)台湾健保花小钱能做遍各种检查,常遭诟病「吃到饱」。健保署去年起研议修法,拟将施行23年的「定额制」改为「定率制」,医疗费用越高、负担越重,未来就医费用恐喊涨。

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副署长蔡淑铃今天告诉中央社记者说,根据现行规定,民众到医疗院所就医时,除了挂号费以外,还须支付新台币50至550元不等的门、急诊部分负担,以及最高200元的药品部分负担,也就是所谓的「定额制」。

但实际上,依照「全民健康保险法」第43条规定,部分负担应该是「定率制」,民众到一般诊所、门诊或急诊就医时,应自行负担诊察、药费、处置费、手术费等「医疗费用」的20%,未经转诊到大医院门诊就医,部分负担甚至高达30%至50%。

既然如此,现行健保为何是定额、而非定率,蔡淑铃解释,全民健保23年前开办时原本是采用定率制,但因看个病贵到吓死人被骂翻,仅实施短短1个月就宣布改采定额制,就这么沿用至今。

不过,随着健保日益普及,越来越多民众没事就爱「逛医院」,每年都有就医破500次的「看病王」、没事做计算机断层的「检查王」、每4天验一次血的「血检王」,甚至很多人领了药品却不按时服药,一年超过193公吨药品进了垃圾桶,造成许多医疗浪费。

蔡淑铃说,正因如此,医界近年经常批评健保就像「吃到饱」,缴个几百元就能任意做检查,就算一次拿几千、几万元的药也只要付200元,但若马上回归定率制,不只医界不敢做,民众也吃不消。

以C肝口服新药为例,每次疗程约25万元,还没加上挂号、诊察等费用,单单药费就要价5万至12.5万元,更别说那些比C肝更花钱的疾病,还有一生都得用药的慢性病患者,医疗费用恐怕更惊人。

蔡淑铃指出,为了让健保资源更具公平性、强化使用者付费,健保署去年开始研议修法,盼订出一个可行的负担比率,但因这一修法涉及到全台2300万人的就医权益,必须审慎评估、通盘考量。

不过,一旦部分负担回归定率制,等于每次就医都得依照医疗费用比率计算应缴费用,手术、检验做得越多或是药费越贵,就医费用就越贵,恐冲击重病患者以及经济弱势民众。

她强调,部分负担修法「牵一发动全身」,未来除了调整负担比率以外,也会讨论定额制存废、定率上限金额等相关配套,避免伤及经济弱势民众和重症患者权益,等到初步草案出炉后,会再邀集各界专家开会讨论,会审慎再审慎,绝不会匆忙上路。1070112

延伸阅读》部分负担拟改定率制 专家吁配套很重要

延伸阅读》限制大医院看轻症 一年影响逾百万人次

延伸阅读》专题∕离岛医疗困境多 居民叹健保卡「同卡不同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