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炜:离开长荣航空 早有心理准备

发稿时间:2017/09/14 20:44

最新更新:2017/09/14 23:12

字级: 字级缩小 字级放大


中国时报与台湾大学系统合办的成功之母讲座,14日邀请前长荣空董事长张国炜(右)主讲,张国炜提到,他期待在自己筹设的星宇航空新舞台,让台湾的民航在国际发光发热。 中央社记者郭日晓摄 106年9月14日 中国时报与台湾大学系统合办的成功之母讲座,14日邀请前长荣空董事长张国炜(右)主讲,张国炜提到,他期待在自己筹设的星宇航空新舞台,让台湾的民航在国际发光发热。 中央社记者郭日晓摄 106年9月14日

(中央社记者韦枢台北14日电)星宇航空创办人、前长荣航空董事长张国炜今晚透露,离开长荣航空是很大的转折点,其实心里早有准备;当时为了提升长荣航质量,吃了不少苦头,没有愧对家族。

张国炜是应国立台湾大学与中国时报之邀,担任成功之母系列讲座第9场「张国炜-迎向挑战无所畏惧」主讲者,现场有千余位来宾聆听。

演说主持人财经专家夏韵芬一开场先问张国炜,当时被踢出长荣航心情如何,如何度过那段时间?

张国炜表示,离开长荣航空是很大的转折点,他很早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大家可以想一想,遇到这样的情境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再怎么样都会是有冲击(IMPACT),但还好心里并不会不踏实,其实家里的事情,谁来顾父亲的事业都是一样的。

张国炜指出,他父亲是希望他来承接长荣集团,也曾经希望大哥、三哥来接,一度换来换去,但最后不管谁来接都不是问题,谁来做都好,只要能把父亲的事业发扬光大,其实那几年他真的很辛苦,当时为了提升长荣航空质量,吃了不少苦头,他并没有愧对家族。

他回忆,父亲对家庭采军事化的管理,他也不太敢回嘴,其实父亲就是恨铁不成钢,当然也训练子女做事很严谨,若换成现代社会,现代年轻人会打119报警,却造就他对日后很多事都会要求最严谨、最美好。

夏韵芬问张国炜是不是有「鹰眼」?张国炜说,其实这和个性有关,每个细节都非常重要,有些事情好像这样可以过,那样也可以过,但航空公司一个小小环节就会造成飞安问题,不能不小心;若论起细节,他赢过张荣发的,就是比父亲更龟毛。1060914

星宇航空命名 张国炜:表示对父亲尊敬

(中央社记者韦枢台北14日电)星宇航空创办人、前长荣航空董事长张国炜今晚透露,星宇航空特别的意义是对父亲张荣发的尊敬;并盼大家一起拚,让星宇航空成为台湾的Emirate(阿联酋航空)。

张国炜是应国立台湾大学系统与中国时报之邀,担任成功之母系列讲座第9场「张国炜-迎向挑战无所畏惧」主讲者,现场有千余位来宾聆听。

张国炜表示,星宇航空的名字是他取的,对星空有两代值得怀念的情境,特别的意义是对父亲张荣发的尊敬,因为张荣发当年跑船时没有GPS(导航),都是仰望星空,靠着简单仪器航行;且张国炜在飞行时也是仰望星空。

取名「宇」,寓意天空是大的,不只飞在大气层,更要飞到更高更远;星宇航空的英文名「STARLUX」,LUX是豪华,则是期许星宇航空要超越其他航空公司。

张国炜提到,长久以来台湾航空会让人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所以他一定要把台湾精品和安全从星宇航空带出来,让全球旅客都知道。

至于星宇航空成立过程中遇到一些法规的问题,张国炜认为,台湾的民航法规已经很旧、不合时宜了,早就应该比照先进国家,只考量财务、飞安和素质,不需考虑是什么业者才能成立;近期交通部把民航法规退回民航局重新检讨,但其实不须要把那么多条文绑在一起。

他说,如同立法院一样,先送什么法规进去就修什么法,不必所有民航法规通通绑在一起再修,有些复杂的民航法甚至还要立法院三读通过。

他认为,多成立一家航空公司是好的,不仅台湾旅客多一个选择,还可以拉高台湾航空质量、提升运力与服务质量,对台湾来说是百利无一害的事,没有什么不妥。

成立星宇航空之际受到不少立委关切,也有其他业者说要先请一位破产律师。张国炜强调,破产是他自己的事,且机率很低,因为许多好手都在他手上,他会自己营运,风险管理也会有所拿捏。

张国炜提到长荣航和华航的营运都很不错,但距他的标准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除华航是半公营的,高层人事难免换来换去外,他在过去10年间一直在试图改变长荣,但还是有遗憾,因为长荣航有包袱,上面还有长荣海运和总管理处,要完全改造须要有很大的规画。

他说,在旧建筑内去改装真的很慢,但星宇航空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且手下的人都是精英,鼓励大家和他一起拼,做出台湾的Emirate(阿联酋航空),让台湾有面子、很安心。1060914

延伸阅读》星宇航空雄心大 首6年机队规模24架
延伸阅读》交通部退回修正草案 星宇航空成立有得等

2017世大运专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