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黑条款入法争论 花敬群挥手惹怒黄国昌

发稿时间:2018/06/14 17:44

最新更新:2018/06/14 17:44

字级: 字级缩小字级放大

(中央社记者陈俊华台北14日电)立法院内政委员会今天协商都市更新条例修正草案,立委黄国昌提出防黑条款修法,内政部次长花敬群态度保留,向主席一个挥手动作惹怒黄国昌,黄国昌愤而离席。

内政委员会召委、民进党立委洪宗熠下午第三度召集朝野协商都市更新条例修正草案,但因国民党立法院党派及亲民党派立委没有出席,因此多数修正动议都继续保留,等待由立法院长苏嘉全召集协商。

黄国昌在会中提出第24之1条文修正动议,明定实施者在征求同意或实施事业过程中,有强暴、胁迫、行贿、组织犯罪、伤害、诈欺或伪造文书等不法行为,其拟定的都市更新事业计画或权利变换计画不得核准,已核准者应予以撤销。

黄国昌说,这是重中之重的排黑条款,过去都更因为利润太高,出现实施者恐吓住户、开枪、逼人跳楼、伪造文书等,迫使住户签下同意书,导致家破人亡,严重违反公平正义,被迫害的弱小住户也没办法实现真正的居住正义。

花敬群说,都更案不排除任何黑影但要考量是否符合比例原则,单一个案的影响程度是局部还全面性影响,还需要做一些思考;即使涉及少数个人利益,但对多数集体利益是否造成过大冲击,请黄国昌多思考。

花敬群也说,涉及治安、刑事议题,本质上会从治安、刑事角度处理。若一个案子因为极少数可能属治安、刑事议题,导致大范围私权协商破局要完全驳回,冲击似乎有点太大,建议不要用这么强烈的方式处理。

黄国昌说,实施者透过不法方式进行都更,「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实施都市更新」。花敬群说,相信绝大多数都是善意的实施者,多数人是评估个人利益后才签下协议书,若需要暴力等行为来处理,可能是实施者跟权利人某一方有过度期待或要求,才会衍生出问题。

花敬群说,可能是实施者行为不法,也可能因为某些权利人要反对或谋取利益,就能透过这样的条文欺压好的实施者,甚至把好的案子延宕,「这是一体两面,要非常小心」,不能这么片面来看待。黄国昌表示,防黑条款就是要处理少数不肖的人,勾结黑道。

随后,花敬群对着洪宗熠摇头、挥手;黄国昌说,他要对花敬群的反应表达抗议,「我提出的质疑不够合理吗?」只是请花敬群说明,花敬群「就挥挥手,说不用讲了」,难道因为是执政党,只要表决就能强行通过,那他花时间协商干嘛,随即愤而离席;花敬群则说,他很认真、严肃地回答问题,「是你(黄国昌)不尊重我」。(编辑:温贵香)10706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