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胜正辞世 彭淮南发近3千字长文悼念多年老友

发稿时间:2018/07/12 21:12

最新更新:2018/07/13 18:46

字级: 字级缩小字级放大

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中央研究院士胡胜正10日傍晚病逝台大医院,享寿78岁。(中央社档案照片)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中央研究院士胡胜正10日傍晚病逝台大医院,享寿78岁。(中央社档案照片)

(中央社记者邱柏胜台北12日电)央行前总裁彭淮南今天发文悼念中经院董事长胡胜正,透露胡胜正为国家做事,毅然在9个月内就放弃持有多年的美国国籍,且胡胜正临终之际,也决定骨灰就存放家乡宜兰,「真是情归故土」。

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中央研究院士胡胜正10日傍晚病逝台大医院,享寿78岁。彭淮南今天委由央行发文悼念,指出「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

彭淮南说,10日晚间他接到胡胜正夫人来电,告知胡胜正已于当天下午辞世。得知此不幸消息,他伤心到久久不能自已,「半年来,我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彭淮南说,他与胡胜正相知相惜,已近30载。今年初某日,他们共同出席财金会谈,胡胜正送他一张贺年卡,亲笔写着「期待在春暖夏至时,在大安公园再相见」。

zoom in 央行前总裁彭淮南与中经院董事长胡胜正常在大安森林公园一起健行,胡胜正曾在给彭淮南的贺年卡写着「期待在春暖夏至时,在大安公园再相见」。(中央社)央行前总裁彭淮南与中经院董事长胡胜正常在大安森林公园一起健行,胡胜正曾在给彭淮南的贺年卡写着「期待在春暖夏至时,在大安公园再相见」。(中央社)

彭淮南忆及。前些年每到周末,他与胡胜正常在大安森林公园一起健行,之后再相偕到当时信义路上的星巴克用早餐。但这一两年来,胡胜正因身体欠佳,已无法前来。而今大安森林公园景色依旧,哲人却已远离,怎不令人欷嘘。

彭淮南也说,胡胜正夫人朱敏惠女士,是新竹县第一任民选县长朱盛淇的千金,是胡胜正台大经济系的学妹。对于胡夫人失去另一半的悲痛,感同身受,还望节哀珍重。

彭淮南提及他与胡胜正结识的机缘,是在他担任中信局理事主席的时候(民国84年7月至86年7月)。有一天,他在报纸上看到胡胜正发表对社会保险的意见,随即打电话到中研院经研所向胡胜正请益,隔日胡胜正即寄来很多相关资料,让彭淮南印象深刻,也很感激。

87年2月26日,彭淮南出任央行总裁,89年5月20日政党轮替,行政院改组,央行理事正好有所更替,彭淮南即向当时阁揆唐飞推荐胡胜正出任央行理事。

当时胡胜正的本职是中研院经研所所长,中研院是学术机构,允许研究人员持有双重国籍,但央行理事则不得具有双重国籍。胡胜正为了出任央行理事,毅然决定放弃持有多年的美国国籍,并依规定必须在一年内办妥相关手续。

彭淮南说,胡胜正于89年6月5日出任央行理事,他在90年2月27日就接到胡胜正的来信,并附上AIT的公文,证明已放弃美国国籍,距出任理事仅9个月。胡胜正重然诺,令人敬佩。

近年胡胜正体力日渐减弱,彭淮南看了,内心深感不忍,因此跟现任央行总裁杨金龙偶尔会送他一些健康补给品,希望对他的体力恢复有所助益,但胡胜正最终还是离大家而去。

彭淮南说,据胡夫人转述,胡胜正临终之际,她曾征询骨灰存放在两位儿子居住的美国、或存放在台湾。但胡胜正回说,就存放家乡宜兰的胡家祠堂,「真是情归故土」。

彭淮南说,胡胜正温文儒雅,敦厚谦和,深具长者之风,诚为学者从政的典范。「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胡胜正的一生值得人们尊敬,更是年轻人学习的好榜样。「对个人而言,痛失了一位良师益友;对台湾而言,则是国家社会重大的损失」。(编辑:林孟汝)1070712

彭淮南悼念胡胜正全文:

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悼念挚友胜正兄

本月10日晚,接到胡大嫂来电,告知胜正兄于当天下午辞世。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让我伤心到久久不能自已。半年来,我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我与胜正兄相知相惜,已近30载。本年初,某日共同出席财金会谈,胜正兄送给我一张贺年卡,亲笔写着“期待在春暖夏至时节,在大安公园再相见”。前些年每到周末,我们常在大安森林公园一起健行,之后再相偕到当时信义路上的星巴克用早餐。但这一两年来,胜正兄因身体欠佳,已无法前来。而今大安森林公园景色依旧,哲人却已远离,怎不令人欷檫!胡大嫂朱敏惠女士,系新竹县第一任民选县长朱盛淇的千金,是胜正兄台大经济系的学妹。对于胡大嫂失去另一半的悲痛,感同身受,还望节哀珍重。

热爱乡土,毅然束装返台,抛舍在美国的功名成就

胜正兄于民国29年8月5日出生于宜兰市。51年台大经济系毕业,他的同班同学有李正福、翁崇惠、吴荣义及侯贞雄几位。在学期间,49年就考取高考统计人员,毕业之后再考取高考经济行政人员。53年负笈美国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59年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57年至85年于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执教,从讲师、副教授、教授,最后出任系主任多年。有朋友告诉我,胜正兄出任系主任时,他的秘书是个老烟枪;胜正兄的肺纤维化,或许跟他长年吸入二手烟有关。

85年台湾举行第一次全民总统直选,并爆发台海飞弹危机,胜正兄在胡大嫂的鼓励下毅然束装返台,出任中研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并为台大经济系合聘教授。胜正兄学术成就十分斐然,他的专长领域是社会保险、经济成长、公共经济学,在国外著名期刊曾发表多篇掷地有声的论文,例如刊载于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79)有关社会保险对经济成长的影响之研究,以及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1982)有关社会保险与选民投票关系的研究。正因为胜正兄对社会保险有深入研究,1979~1980年曾获美国社会安全局(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邀请访问一年。胜正兄返台定居后,也曾受邀参与规划国民年金制度。

胜正兄主持中研院经研所时,该所在院内的评鉴中,名列人文组第一名。加以学术造诣斐然,于89年当选中研院院士,可谓实至名归。

我与胜正兄结识的机缘,是在我担任中信局理事主席的时候(84年7月至86年7月)。有一天在报纸上看到他发表对社会保险的意见,我打电话到中研院经研所向他请益,隔日他即寄给我很多相关资料,让我印象深刻,也很感激他。87年2月26日我出任央行总裁,89年5月20日政党轮替,行政院改组,央行理事正好有所更替,我即向唐飞院长推荐胜正兄出任央行理事。当时胜正兄的本职是中研院经研所所长,中研院是学术机构,允许研究人员持有双重国籍,但央行理事则不得具有双重国籍。胜正兄为了出任央行理事,毅然决定放弃持有多年的美国国籍,并依规定必须在一年内办妥相关手续。他于89年6月5日出任央行理事,我在90年2月27日就接到他的来信,附上AIT的公文,证明他已经放弃美国国籍,距出任理事仅9个月。胜正兄重然诺,令人敬佩!

89年10月内阁改组,由张俊雄先生出任行政院长。90年初,张院长寻觅财经背景的人士出任政务委员;个人认为胜正兄学养俱优,出任央行理事表现优异,且已放弃美国国籍,便将胜正兄的履历呈请张院长参考。随后张院长延揽他出任行政院政务委员,但央行却少了一位杰出的理事。

勇于任事,充分发挥政委协调功能

他担任政委三年多期间,负责七大部会业务,完成150件法案审查,堪称「全方位政委」。

我国中小企业信保基金原隶属财政部金融局,该局对中小企业信保基金的管理,采取与银行相同标准,即以风险控管为主,弱化协助产业发展的功能。

央行于92年间向游院长锡鹖建议将该基金改隶经济部,获得同意,请胜正兄协调。胜正兄勇于任事,在很短时间内协调完竣。92年5月信保基金主管机关改为经济部。此后经济部配合调整信保业务方向,加强中小企业融资,落实政府产业政策,有助我国产业升级发展。

胜正兄的协调能力应是源自从小的耳濡目染。生前他曾对媒体透露,「邻里间有什么疑难杂症,大家都跑来找我母亲」。

有所为,有所不为

93年5月20日的内阁改组,游院长续任院长,请宜兰同乡的胜正兄出任经建会主委。胜正兄在主持经建会的2年8个多月期间,充分发挥他在经济成长、总体经济学的专长;且因着重团队合作的领导风格,因此得以激发同仁专业能力,成功发挥财经规划的角色与功能。对于推动台湾服务业的创新转型,以及打造台湾成为全球运筹的环境,都有着功不可没的贡献。

96年1月5日,金管会因中华银行财务状况显著恶化,有不能支付债务并有损及存款人利益之虞;为维护金融秩序并保障存款人权益,于是由中央存保接管该行。次日(1月6日),以同样理由接管力华票券,接着金管会人事更替。

当时候的院长苏贞昌先生寻觅适当人选出任金管会主委,在征询胜正兄时,胜正兄双手不断揉搓,回答最好找其他适当人选;在苏院长鼓励下,胜正兄最后勉强同意出任。胜正兄跨入全新的领域,当时我有点为他担心;但他出任金管会主委却有守有为、表现良好,与财政部及央行充分合作。

任期虽仅短短17个月,胜正兄却于任内完成9项法律修正案之立法,推动完成21件银行整并案。另外,存款保险金额由新台币100万元调高为150万元。对健全金融体系,绩效卓着。

胜正兄任期从96年1月30日到97年6月30日,适逢第二次政党轮替。行政院于97年5月20日改组时,个人因胜正兄勇于任事,表现优异,乃向新政府建议,于任期届满后,请他续任;但未获采纳,个人甚感遗憾。惟当时的行政院长刘兆玄先生于胜正兄卸任时,颁给行政院一等功绩奖章。

胜正兄在主委任内,有一次该会检查局局长出缺,长官属意某位同事出任。胜正兄向会内同事打听其为人,却得到「说不该说的话、见不该见的人、吃不该吃的饭」的评语,即坚持未让该员出任局长。

鞠躬尽瘁、情归故土

胜正兄于金管会主委任期届满后,自99年迄今出任台湾科技大学讲座教授、荣誉讲座教授,继续作育英才。101年迄今出任小英教育基金会政策顾问。胜正兄虽然近一两年来体力减弱,但在使命感的驱使下,仍然勇于任事,于105年8月2日出任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同年12月2日回任央行理事,并为常务理事;两度出任,从未缺席理事会议。近几个月来常进出台大医院,出院后带着氧气筒出席财经会谈。今年6月21日的央行理监事联席会议,他同样坐轮椅带氧气筒前来出席。杨总裁告诉我,胜正兄虽然健康情况不如以前,但仍不改其认真负责的态度;会中对提案用尽气力提供建设性意见,辞世前一天(即9日)尚润饰他在理监事联席会议的发言稿,令人动容。胜正兄的情操,让我想起前台北大学校长何志钦坐着轮椅主持会议的情况:只要一息尚存,必当全力以赴。

看到胜正兄体力日渐减弱,内心深感不忍。个人跟杨总裁偶尔会送他一些亚培安素(健康补给),希望对他的体力恢复有所助益,但胜正兄还是离大家而去。据胡大嫂转述,胜正兄临终之际,她曾征询骨灰存放在两位公子居住的美国或存放在台湾?胜正兄回说,就存放家乡宜兰的胡家祠堂。真是情归故土!

胜正兄温文儒雅,敦厚谦和,深具长者之风,诚为学者从政的典范。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胜正兄的一生值得人们尊敬,更是年轻人学习的好榜样。对个人而言,痛失了一位良师益友;对台湾而言,则是国家社会重大的损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