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摄影师拍警卫亭 日本美术馆典藏

发稿时间:2018/06/13 18:56

最新更新:2018/06/14 09:47

字级: 字级缩小字级放大

林俊耀这次被典藏的作品I’m going home,拍摄台湾工地、停车场的警卫亭。(林俊耀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林俊耀这次被典藏的作品I’m going home,拍摄台湾工地、停车场的警卫亭。(林俊耀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

(中央社记者郑景雯台北13日电)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从1995年开始,征集并典藏全球35岁以下青年摄影作品,台湾今年有3名摄影师作品被典藏,其中摄影师林俊耀记录工地警卫亭,用图象书写后工业时代。

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K*MOPA)青年摄影家作品典藏征选从1995年开始,每年征集全世界35岁以下青年摄影创作者的摄影作品,经过评选被馆方典藏的作品,也在美术馆内举办联展,鼓励并发掘新生代的摄影创作。

今年共有244名摄影家投件、5818张作品参赛,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最后收藏了27名、共160件作品。台湾过去有10多名摄影师作品被典藏,今年又有3名摄影师张国耀、何沐恬、林俊耀作品被典藏。

林俊耀这次被典藏的作品I'm going home,拍摄台湾工地、停车场的警卫亭,这系列创作已迈入第6年,林俊耀说:「照片中的哨所原先是守卫感、冷冰感的,但加入守卫的心境后,在周边生成了奇幻的地景,就如同在外星球的登陆舰,在长时间等待和任务的状态下,进而在周边生成了布置感、居住感。」

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从1995年开始,征集并典藏全球35岁以下青年摄影作品,台湾今年有3名摄影师作品被典藏,其中何沐恬被典藏的「他方亦然」系列,拍摄地点是出差的下榻旅馆,每张作品以旅馆所在的城市为命名。(何沐恬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从1995年开始,征集并典藏全球35岁以下青年摄影作品,台湾今年有3名摄影师作品被典藏,其中何沐恬被典藏的「他方亦然」系列,拍摄地点是出差的下榻旅馆,每张作品以旅馆所在的城市为命名。(何沐恬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

何沐恬这次被典藏的「他方亦然」系列,拍摄地点是出差的下榻旅馆,每张作品以旅馆所在的城市为命名,何沐恬表示,出差花费长时间的舟车劳顿,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一间间相似的房间却隔离了陌生的文化、陌生的口音、陌生的人群,感到诡异之余,一路上面对未知的紧绷神经竟也同时在这一方空间中放松下来。

而多数因公下榻的旅馆房间,再次造访的机率很低,何沐恬以游戏的心情与空间交互,像在大宅中玩躲猫猫,试图为短暂的栖居时光增添一点归属感,然而多数画面仍然表达出他对这些房间的疏离感受。

zoom in 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从1995年开始,征集并典藏全球35岁以下青年摄影作品,张国耀被典藏的「人非人」系列,作品里拍摄的人物很少是正面。(张国耀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从1995年开始,征集并典藏全球35岁以下青年摄影作品,张国耀被典藏的「人非人」系列,作品里拍摄的人物很少是正面。(张国耀提供)中央社记者郑景雯传真 107年6月13日

张国耀被典藏的「人非人」系列,是长年累积的创作,当中不乏在他成长的故乡吉隆坡所拍摄,他说:「对我而言摄影是一种缘分,把不同时空的碎片拼凑在一起。一生中总是有许多来不及说再见就会突然无声无息消失在你生命里的人,只剩下记忆停留在照片里。 」

张国耀作品里拍摄的人物很少是正面,「我爱拍摄人在各种空间环境里存在的状态,当按下快门的同时,也不自觉的记录了内在自我对话的过程。」(编辑:管中维)107061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