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相机送信去 善化邮差李翔

发稿时间:2017/02/16 12:14

最新更新:2017/02/16 12:14

字级: 字级缩小 字级放大

当熟悉的档车噗噗声响起,那声响划过静悄悄的农田、鱼扼、庄头,邮差除了送信以外,还可以做些什么?1名用相机写日记的邮差,藉由当地的温暖人情获得疗愈,而他所分享的点点滴滴,也记下了台湾乡道的可爱。



带着相机送信去 善化邮差李翔

李翔有个绰号叫「差差」,因为他是1名邮差。李翔在善化邮局当邮差已经当了12年,负责送善化和安定2个地方的信。倘若要谈论「路」的话,邮差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的专家,任何1条在地图上或不在地图上的道路,只要有人家居住,有挂牌地址,都在他们踏路的范围。

可是,李翔又有那么一点不同,他算是1名非典型的邮差,他利用空档时间拍照分享工作途中的所见景致,使他成为拥有3万多名追踪者的Instagramer。邮差是他的工作,摄影是他的兴趣,当两者碰撞在一起,却成了一种另类的在地纪录。

靠人情味找方向


李翔的工作从热闹的市区出发,沿途穿过荒凉的田区与鱼扼,一天要骑上60公里。「只要离开了大街,郊区就是农业保护地,那里有很农村的聚落、老厝、牛墟市集,对比相当强烈。」他说。邮差所服务的范围不见得都在家乡,像李翔也不住在善化,但因爲送信的关系,使他渐渐成为在地的一份子。

举例来说,当地人常用的邻里称号,对邮差来说是必备知识。尤其是无路名区域,像是牛庄、苏厝、郑拐、东势寮等,不知年代传袭下来的称呼方式,可能取自风土特征或族姓人家,呼喊起来有着浓浓的在地气息。一行短短的地址,代表着当地人对故乡的辨认方法。

偶尔,也是会遇到写错地址、门牌整编、找不到路的情况,这时候当地居民的人际网络系统,就是最有用的「活导航」。谁是谁的亲戚、谁不住这里了、谁可以来代收……就像电影《海角七号》里老线民与绿色侦探联手办案,让无法投递的信件又获得重生。

把送信当成巡田水


在所有邮件种类中,水电单是所有菜鸟邮差都必须经历的基础训练,必定得送上几回之后,才能算是摸熟在地,可以独当一面。在日复一日的行路中,邮差送信就彷佛农人巡田水那般,每月1次的水电单投递,成为乡下空屋的定期拜访。「今天的杂草还是那样有精神啊!」、「能撑过台风真不容易!」、「你没被拆掉真是太好了。」面对无人应门的老房子,短短交付过程上演的内心戏,加深了李翔对老房子的关怀。

可是,在熟悉的日子、熟悉的路径、熟悉的地址,有时老屋却躺成一片瓦砾,终在岁月摧残下静息。离别无预警地来到,而邮差身为1位路人甲,却只能投递无言,用背影说再见。

「邮差是1份很辛苦又孤独的工作,从分拣、送件到排路顺,所有工作几乎都是独自作业,也不像工薪阶级有交换八卦情报的茶水时间……」李翔说,在开始玩摄影之前,邮差对他来说是1份单纯的工作,直到摄影引导他去注意身边的风景,才觉得有这些可爱的阿公、阿嬷陪着,这份工作再累也无所谓了。

在路上的老朋友


邮差所服务的范围并非都在家乡,但因为送信久了,从一句两句简单的招呼累积起来,邮差对在地人竟也像邻居那样,变得熟络了起来。李翔特别喜爱送信到老乡镇,当摩托车骑进巷弄里的时候,触眼所及的房子都是老红砖盖的,彷佛钻进了时空隧道,回到了古早的年代。尤其是和乡下阿公阿嬷们交互,他们平日的生活或日常谈天,就是最自然不过的人文风情。

在送信过程与老人家的交互,令李翔最有感。「现在的广告信件太多了,人们对于收信这件事也因为过于频繁而觉得普通,不再像从前那样充满了期待。」他说,「大概也只有这些老阿公、老阿嬷们还会在乎收信这件事,从他们充满期待的态度,些许能够感受到从前人们对于邮务的敬意,十分令人感动。」

1. 臭豆腐嬷:在庙口卖臭豆腐的阿嬷,认真炸臭豆腐的神情很吸引人,在阿嬷身上可以看见一种现代人少有的坚持,阿嬷做的臭豆腐也很酥脆好吃。

带着相机送信去 善化邮差李翔
带着相机送信去 善化邮差李翔

2. 勇壮伯:戴着拯民宫帽子的阿伯,并不住在善化,虽不知他从事什么行业,但一年四季里头至少有三季打着赤膊,勇壮体格让人献上至高敬意。

4. 荣民伯:这位荣民伯伯患有很厉害的重听,交互上比其他人困难,可是久了竟然也变得有点像朋友,把邮差视为当地人对待着。

带着相机送信去 善化邮差李翔

5. 开心农场姨:阿姨把自己的院子改造成为开心农场,她说李翔很像她儿子,叫他要常去坐,有时会硬塞菜给他,就像老妈那样揪感心。

(文∕FunnyLi;图片提供∕李翔)

fb_fanpage这里有个好粉丝团,需要你关注!
一手新闻全新APP上线了
一手新闻APP下载_android
一手新闻APP下载_ios
一手新闻APP下载_android
一手新闻APP下载_ios
Facebook
想看更多好新闻 按赞加入中央社新闻粉丝团

对此新闻评分:

TOP